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更新于:
2018.4.1
0 收藏 评论 浏览 147
出游日期:2018年04月01日
八月十五日下午,我顶着40度的高温穿过书香路,拐上学府路和子午大道的十字口,在大厅里交了一堆证件,复印了一摞资料,签了一份声明文件。回来的路上等红绿灯的间隙,手搭凉棚看向湛蓝的天空,想起这日期恰是日本鬼子签署投降书的日子,再回想自己当下这进退两难的处境,一下子没忍住就笑出了声。那天夜里和次日清晨,跟L先生和热干面小子分别通了电话,权衡利弊之后也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做出了最后的决定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十六上午,照旧到办公室看稿子,我也终于放下了所有的纠结和焦虑,重展笑颜。中途休息,刷朋友圈,我看到猴子发了新的出团安排,他非常狂傲地叫嚣着“只剩九个名额了”。出于好奇,就随手点进去看了一下,感觉行程基本都是我想去的地方,于是,我决定送自己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,暂时抽离眼前的苟且。欣欣然将它转发到我的朋友圈,同时私发给我的好朋友们,言外之意就是为了问一句:“有没有人想和我一起去呢?”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最先收到王小肥迅速而果决的回复:“去!”然后,她说她要去联络她的朋友们。其次是乔哥给力的回复:“我打个电话,带上我的弟弟和妹妹一起去!”不一会儿,她回我:“我弟弟妹妹不去,我朋友跟咱一起去。” 朋友圈的行程收到了美娇的留言说:“有想法!”我问她:“去不去?”她回复:“你去我就去呀。”我有点疑惑:“真的吗?”她回我:“真的呀,咱们组团是不是还可以优惠?”然后,我给皇弟打了个电话,就这么定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前后不到一个小时,我们一行六人就确定了具体的出行计划。然后,我着手建了微信群,方便一起出行的人相互之间的交流。之后,美娇和王小肥继续忙他们手头的事情,乔哥和她朋友继续上班,我相对比较闲,就负责联系导游交纳团费,查询预定火车票……因为我们必须保证十九号早上在西宁集合,所以需要在十八号晚上出发。十八号,是老太太生日,我还琢磨着陪她吃个晚饭。那日又是周五,还怕路上会堵车,诸事得先安排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十八号晚上,我给大家定的火车是八点多,王小肥带着朋友五点半从西交出发,乔哥和她朋友六点下班后从高新出发,我从南郊大学城出发,美娇从北郊出发,大家在火车站广场集合。美娇最早到,其次是我,广播一遍又一遍地催着检票上车,我俩汇合后一直站在候车大厅门口等着。戏剧的一幕就是:王小肥和她朋友终于有了信息时,她们已经在车上了。我和美娇心急火燎又一步三回头地奔向火车,不想在车厢门口遇到了乔哥她俩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大家刚刚坐定,火车就开动了。我们在同一车厢中的五个人分四拨,除了他们四个人都和我认识之外,其他每一拨之间互不相识。这一次出行,也算是我身边不同行业朋友们之间的一个小聚会了。初次见面,大家相互问候,介绍彼此专业,了解各方工作,聊聊日常琐碎,谈谈新闻热点……这样一来,时间倒是过得很快,眼看着十点多了,火车上就要熄灯了,于是只好各回各铺,各自玩手机的玩儿手机,看电子书的看电子书,一夜无话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十九号早上,我还在上铺睡意正酣,就被下铺的王小肥连摇带喊地弄醒了。她说:“赶紧起来洗脸刷牙,一会儿人多了就要排队了,得等好久。”若是依着我的天性,我宁愿不洗脸刷牙一觉睡到七点半,提前十分钟起来收拾行李准备下车。可是,我这人爱认怂,也就想想而已,最后只好勉强起床下地,顶着鸡窝头眯着眼睛拖着乔哥往洗手池边挪。终于洗漱干净以后,看了看手机,我的老天哪,竟然还没到六点半,离下车还有一个多小时呢!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实在闲得无聊,想起临出发之前叮嘱乔哥带书的事,就问她:“你给我带书了吗?都带了什么书啊?”刘先森果然是个好同学,我俩还在说着话呢,他就去行李箱里面动手找书了。等他拿过来,哟呵,竟然带了三本:《每一眼风景都是愉快的邀请》《一走就是几万里》《雪国》。她问我:“先看哪一本?”我问了一句:“让我看看都是讲啥的?”最后,想着我们这一路虽不是取经,但也是一路向西走呢,索性就选了比较契合心境的:《一走就是几万里》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我选好了书,大家又张罗着收捡行李,吃早餐。我出门走得急,没准备零食,不过我的早餐也很丰盛:美娇的酸奶,乔哥的锅巴、面包,王小肥的苹果。一边吃着眼前的各色东西,一边又聊起青海的紫外线强,于是吃完拿了东西又开始涂抹防晒霜。刚好,王小肥的同学过来给她化靓妆;刘先森爬上床睡了;我和乔哥、美娇闲聊着《爸爸去哪儿》里的孩子,我说:“王诗龄挺好的,就是有点胖。”王小肥同学一句“胖怎么了”,噎得众人无语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车厢里的沉寂正好应了那句“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”。好在,很快就到站了。下车时,刘先森拿着乔哥的行李,乔哥帮我背了一个包,我自己背了一个包。刚出站,就看见接车的小鹿拿着旗子在广场上等着。等候团员全数到齐的档口,我和乔哥美娇吆喝着要在火车站拍照。刘先森的好处这就显示出来了,他一个人既要看行李又要帮我们拍照,还时不时被嫌弃技术不好。八点半左右,我们终于坐上了去景点的大巴车,西行的旅程才算正式开始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我们旅程的第一站是塔尔寺。塔尔寺是中国藏传佛教格鲁派(黄教)六大寺院之一,创建于明洪武十年(1377年),是中国西北地区藏传佛教的活动中心,酥油花、壁画和堆绣被誉为“塔尔寺艺术三绝”。我们一行六人买票以后,王小肥和她同学联合了其他团员跟了导游。我和乔哥、美娇、刘先森自由逛,反正我们出门就是为了看风景。进门以后,我们一路走到最远处,然后再反方向往回逛,整好避开了人群,优哉游哉地看完了每一处佛殿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途中,经过一座佛殿,看到一群老太太在转经筒,我打头直接就进了佛殿,也没辨别方向就向右手边迈了两步。当时,佛殿里有一个大叔急步过来拦住了我,轻声说:“姑娘,你走反了,要从左边开始逛呢。进我们这种寺庙和你在汉族地区绕佛塔一样的,都要按着顺时针的方向走啊。”听他讲罢,我向他道了声“谢谢您”,然后顺时针转了一圈。临出门候,我特意跟他说:“大叔,谢谢您,我们走了呀。”大叔将之前讲的话又叮嘱了一遍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从塔尔寺出来以后,我们在景区门口的商品区一路走一路吃。说实话,那里的牛肉拉面实在不敢恭维,真心不如我们学校食堂的任何一种面,甚至不如泡面好吃。还有啊,平日不爱吃土豆的我们竟然吃了他们那里巴掌大的土豆块,估计是听他们忽悠说什么“高原土豆”之类的了。最后,我们一人拿着一个大玉米回了大巴车。现在回想起来,真心佩服自己那一刻强大的生存能力,简直就像是个杂食动物。后来的旅程证明,不挑食真是好!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第二站其实是个途径站,就是祁连大草原。大巴车离开塔尔寺没多久,天空就开始下雨了,原本设想的在大草原上奔跑的计划泡汤了。我们看到的祁连草原具体是哪里我也说不准,据熟悉地形的人说反正不是金银滩,我只记得我们路过了一个写着“岗什卡雪峰”的大牌子。雨势实在太猛,草原根本没法下脚,我们也只是在公路边拍了几张照片就上车走了。翻越达坂山的时候,一路看到成群的牦牛和山羊,同时,我们也经历了传说中的高原反应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途中,大巴车跑了两个多小时的时候,苏哥停车给大家上厕所。我的天哪,这个厕所我真心不知道怎么形容,简直是毫无预兆地把我的记忆拉回了2010年在瘦西湖北门见过的蹲坑式厕所。好死不死的,我起身的时候专门低头看了一眼粪坑,然而,就是这一眼,让我在后来旅程中只能憋着。最最无奈的是,在上完这样的厕所,还没有洗手的地方。虽然,我没有什么洁癖,但是还真心不太能够接受,所以后来的旅程中,我就尽量少进食少饮水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这一路,我最大的遗憾也是发生在厕所旁的公路上。大巴车刚停,我和乔哥就下去了。当时,有个大姐在路边卖花环,我看到全部是鲜花要价也不高,就想着上完厕所回来再买。回来的时候,她的花环已经卖完了。有个大概四岁的小男孩拿着青稞爆米花喊:“姐姐,要不要爆米花?”说着就往我手中递过来,我告诉他“不用了”。因为那个厕所,让我一下子什么情绪都没有了。想起我碰到那个男孩冰凉的小手,真心后悔不该不买他的爆米花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这一天的终点是卓尔山下的旅店,据说是山东人援建的,所以持山东身份证的人有优惠。那日,由于我们人员众多,所以最后只好分别住在两家旅馆,导游小鹿很讯速地帮我们分配好房子。入住房间,放好东西以后,我们几个商量吃饭问题,最后大家一致决定:打车去祁连县城吃饭!因为突然的降雨,温度相当低了,美娇没有带打底裤,需要买厚裤子保暖;而我,在路上蹦跶的时候,把白色帆布鞋打湿了,出门的时候就只能穿乔哥的洞洞鞋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这一晚的晚餐具体在哪里吃的,我也不知道,反正是出租车师傅带过去的,据说是当地人都特别认可的地方。大家吵吵着要吃烤羊肉,所以最后我们选了一家有四种做法的店,要了三斤羊肉,他们给做了烧烤,椒盐,炖汤,焖锅。当然,这一顿饭还有主食就是拉条子,我只尝了一口,貌似是没放盐,反正这一顿饭吃的不是很开心。饭后,一行人就彻底分成了两拨:王小肥和他同学一起早早回去了,我们四个逛街买裤子的买裤子,买鞋的买鞋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以前,我总觉得我家的小县城好小,如今回想祁连县也不大,我们逛了一个多小时,愣是没遇到几个服装店或者鞋子专卖店。追着路人打听,人家也说九点以后多数都关门了。最后,可能是运气正当,也可能是人品爆发,美娇在一家商店找到了一条秋裤。而我,也终于找到了一个361°的专卖店,只是那个鞋子的颜色在我眼里有点骚包。老板倒是蛮幽默,刘先森在不知道我付过钱的情况下抢着买单,他微微一笑:“直接穿走吧,我们的鞋子不要钱!”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吃了晚饭,买了秋裤和鞋子,又储备了些第二天路上要吃的食物和水,我们的采买任务基本完成,于是准备打道回府。好在,之前送我们过来的司机师傅还在等着送我们回去。一路上,跟司机师傅聊聊祁连的气候,打听一下当地的物价,请他推荐附近的景点,大家也算是相谈甚欢,后来,也互留了电话号码,虽然,并不知道此生是否还会重逢。回到旅馆,简单滴洗漱了一下,就早早上床睡了。因为我们要保存体力,第二天清晨六点攀登卓尔山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二十号,是在青海的第二天,旅程进入第三站:卓尔山。那天早上,具体是几点起床的,我现在已经不记得了。不过,我记得第二天起床以后,我有给我的一个学生发语音解答疑问。刚刚查了一下记录,回复的时间是五点三十八分。就这,我还不是屋子里最早起床的。前一天晚上约定的,出门的时间是五点五十,走着去景区售票处买票,然后去停车场坐早上六点的第一班车。我们一行七人第一波上车,貌似我有跟司机聊天,只是不记得聊了啥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通勤车只把我们送到上山的入口,师傅就“卸货”返程了。由于前一夜刚刚下过雨,上山的木质栈道稍微有点湿滑。我和乔哥、美娇三个人都没敢太过放肆,只是一步步踩实了慢悠悠往前挪动。说真的,山路并不陡峭,路边的野草长势很茂盛,远远看着少女心就蠢蠢欲动了。我问乔哥:“这个如果滑倒了,是不是就可以演个《还珠格格》里面那种滚滚滚的戏了?”乔哥看了我一眼:“我怕你一演就停不下来了。”好吧,我只能扛着自拍杆继续登山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当我们走到一段比较平缓的路上时,大家提议唱歌,一群女生就唱起了小时候看的动画片《西游记》的片尾曲《白龙马》。如今想来,那场面真是滑稽,好在,当时山上并没有别的客人。一路走走拍拍,很快就到了最高处,我和乔哥竟然不知不觉的甩下了众人。那时候,最幸福的还是看到了牛心山的日出。伴着手机里的《全世界谁倾听你》和《成全》,我俩各怀心事,一路无话。内心的小情绪化作放飞自我的行动:在煨桑台撵兔子,去情人岩赶山羊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从山上回来的时候,在宾馆院外遇到了王小肥和她同学在闲逛,简单地搭了几句话,她们要去看花海。我和乔哥回来的时候,刘先森已经吃完早饭了,亏他还能像个殷勤的店小二一般招呼吃早餐。饭后,讯速地收拾行李准备出发。经过了昨夜的买买买,我们几个的行李又增加了,上车以后,我们做到了相对靠后的位子。这一天的收获是:认识了长安大的一个老师,他们夫妻互坑,简直堪称人家绝配。大巴缓缓开动的时候,我们又奔向了旅程的下一站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旅途的第四站:大冬树垭口,也是一个途径站。这个地方的景色草原随处可见,唯一的特色就是有一个标示海拔的大牌子:4120。我们这一路相对比较悲催,总是遇上下雨天,唯一的晴天就是在这里了,只不过气温依然不高。远处彩色的经幡在大风的吹拂下,与“风诵”的气韵特别符合。路边卖的吃食主要还是红薯、土豆、青稞。在这里,没停太久就走了。中途,我们曾在一处草地停车,拍了个大合照。第一次见到草原的河,顺便就解决了憋尿的问题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那一天,我们的午饭是在中途一个小县城吃的,具体地名叫啥,我记不清了。我们几个在一家面馆吃的饭,每个人都点了不同的面,我点了一个臊子面,无论是做工还是口味和陕西的都大不同。饭后,我们几个又在附近的小超市买了许多吃的喝的,算是为后来的旅程做补给。后来的路程相对比较顺遂,美娇一路拍着窗外各种各样的白云蓝天,不住地惊呼:“快看,那朵云,像不像兔子……那个,像不像猪……”我勒个去,难道win7桌面你没看够吗?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下午四点多,我们到了本次旅程的第五站:青海湖。青海湖,既是中国最大的内陆湖泊,也是中国最大的咸水湖。地处高原,在7、8月份日平均气温也只有15度左右。此时,正是青海湖最美之时,据说环湖千亩油菜花竞相绽放。我们的出行计划中有一条就是:环青海湖骑行!为此,我这个不会骑车的人还担心了很久。那日清晨,爬完卓尔山回来,乔哥甚至给刘先森下了死命令:“如果今天傍晚你不能驮着含烟环湖,回去我就要打断你的腿。”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那天,我们入住的酒店就在湖边不到200米的地方,拿到房卡放下东西,和乔哥、美娇就去湖边逛了。刘先森在房间给手机充电,顺便去落实有关骑行的事宜。后来,经过多方打听和问询才知道,这里根本没有可租借的车。好吧,人算不如天算,骑行的事情就这样泡汤了!好在,我终于不用纠结自己不会骑车,也不用为刘先森的腿担心了。最后,因为风大天冷,我们只是在湖边走走停停,拍了一些湖面天空,又在公路上拍了几张照片,就回房间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那一日的晚饭,好像大概也许是没出去吃,反正我没有这段记忆。至于具体吃的啥,估计是吃的路上买的零食。晚上九点,酒店广场上会有锅庄表演,天冷,大家兴致不高,很快就散了。我对舞蹈不是很赶兴趣,倒是喜欢木头浇上汽油燃起的火焰,迷恋那火星子在风中乱窜的气氛。那段时间,我正忙于追《我们相爱吧》,是吴昕和潘玮柏的忠实粉丝。那夜,本来约好了要一起电视的,看可惜我和美娇房间的电视打不开,最后只好去隔壁乔哥的房间看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二十一号,是我们在青海的最后一天,当日的行程只有一站:茶卡盐湖!这天还没起来,就被哗哗啦啦的雨声给吵醒了。原本还打算早起去餐厅吃个早餐的,一听这雨声就完全没了起床的意愿。时至今日,我一直在怀疑,我们团里是不是有人得罪了上天,要不为何偏偏在去茶卡盐湖的时候突降大雨?茶卡盐湖,号称“天空之境”,本来是我最期待的一站,可惜全让这场雨给搅和了。那一路上,我的那个愤懑啊,要是有机会,真想搬个石头去把天砸了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那一日,下车后,买了门票,冒着大雨闲闲地往景区深处走去。一路上,眼前所见的就是刘德华在《冰雨》里写的“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,暖暖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,眼前的色彩忽然被掩盖”。当时,特别想模仿李亚鹏在电影《将爱情进行到底》里面的遇到打个电话给某人说:“文慧,你听,我在茶卡,看雪!”风吹雨滴打在脸上冷,裤腿被雨打湿冷,扔伞拍照淋雨冷……说实话,我和乔哥偶尔驻足远眺,每每看到姑娘们弯腰低头撅着屁股下水,只能慨叹自己老了,真心佩服那些穿短裙漏大腿还敢下水的妹子们!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从茶卡盐湖往出走的时候,会经过一大片商业区,里面有卖盐雕塑,造型大多是各种各样的小动物,价格倒是不贵,只是我们几个都太懒,不太想带行李,所以最后也没买。旅程的最后,是在一间店面吃午饭,边吃边拉着店主聊天。大家顺便也带了点当地的特产老酸奶和牦牛肉干,不出意外地又要了店主的手机号和微信号,以备哪天嘴馋了好向老板求救,毕竟现在的快递事业还是比较发达的呀。从茶卡返程的大巴直奔西宁火车站,旅程结束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大巴车从茶卡出发的时候,我就给远在西宁的永生发微信:“我现在出发,大概六点左右到西宁火车站,晚上十点过五分离开。”他连忙问:“你有别的安排吗?没有的话一起吃个饭吧!”我回他:“没有!吃饭倒是无所谓,就是想着大老远过来,想见你一面,大家一起坐着聊聊。”他揶揄我:“聊聊也的找个地方坐着啊,那这个地方也只能是吃饭的地方呀……”出发前我跟乔哥说过想顺路见见永生,不成想我真的和好朋友一起见了她的大学同班同学。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后来,他因为单位突发事故,终究也没能和我们一起吃饭,只是在加完班后匆匆赶到火车站和我们见了一面。当他沿着我的“共享位置”走来的时候,先是敲个去接他,接着是美娇走上去问:“你就是永生啊,我是含烟!”然后,我看到永生一脸懵逼地躲着走,我在一边笑成了二傻子。说实话,这是我和永生的第一次见面,但是我们聊了很多,有关过往,有关现在,有关未来……希望我们的世界能永远这样简单明了,即使从未相见也会彼此挂念!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广播里催促检票上车的时候,永生把我们送到进站口,然后自己转身去吃完饭坐公交回家。我们几个这一路也折腾乏了,上车简单安顿了一下就睡了。天再一次亮起来的时候,我们已经到了渭南了。身上还是尚未来得及脱下的厚衣服,车窗外却早已是热气逼人了。匆匆忙忙地装点行囊,嘻嘻哈哈减掉衣服,我们都是从远方重回苟且的归人。十八号夜间离开,二十三号上午归来,这一程,有欢笑有泪水,有故乡的老友,有他乡的故知,这一切,值了!
道路阻且长,岁月忽已晚 之 青海篇
微信图片_20180401070300
微信图片_20180401070300

关联活动
此游记没有关联活动
目录
分享到: 评论此照片 转存到我的相册